您的位置: 首頁 >> 芯片

行業p得知要出版文學新星叢書的紀念集

2020.08.28 來源: 浏覽:3次

得知要出版文学新星丛书的纪念集,旅美作家查建英告诉我一个信息,说是上流传着一篇《个人阅读史》的文章,把20世纪80年代作者见过的有价值的丛书进行了梳理,包括当年出版的“作家参考丛书”。而少而又少的中文原创丛书,“文学新星丛书”竟位列其间。我上查阅,果然如此。只是作者没弄清这套丛书总共出版了1 辑64位作家的作品,而说成10辑50本,可见这套书在读者中间难窥全豹。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 0周年,也是“新时期文学”走过了 0年的历史年份。毫无疑问,“文学新星丛书”是这段文学历史的一个见证,是许多优秀的当代中青年作家进行文学探索和文学创作起步的脚印。作为当年这套丛书出版者的作家出版社,有出版这个纪念集,让读者能更深入地了解这段文学历史。

這是一項繁瑣而艱巨的工程。60余位“新星”作者,經過20余年歲月的淘洗,有相當一部分人至今仍活躍在文學創作的一線,成爲中國當代文壇最具創作實力的作家,但也有不少人已轉向從事其他行當,甚至連通信地址也幾經變化,杳然無迹了。通過的不懈努力,大多數作者都聯系到了,並對這本紀念集的工作給予了積極的支持。

組稿伊始,我們就明確了本書的定位是所有“新星叢書作者”的集成,而不是一部選家意義上的選本。我們力求盡可能找到叢書作者,並將原書的書影、作者漫畫像、小傳、目錄、序和選篇編入紀念集中。爲了體現其曆史價值,我們還約請作者撰寫一些回憶性文字,能對當年的第一本小說集或早期文學創作活動留下某種印迹。值得欣慰的是,許多作者的回憶文章不但真實記述了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至90年代前期自己的一些文學實踐,而且真實記錄了文壇上的一些人與事,或多或少地會勾連起文學愛好者們的情愫。

出于尊重作者等因素的考慮,未能聯系到作者的,我們只收入了原書的書影、作者漫畫像、小傳和目錄,以保持這套叢書的曆史原貌;聯系到作者並得到授權的,除收入上述內容,還增加了序和選篇;部分作者撰寫了回憶文章,也被收入了書中。

特別需要說明的是,選篇在考慮篇幅不致過長的前提下,盡可能選編作者早期的成名作或代表作。但是有的作者的代表作篇幅過長,甚至是中篇小說的規模,只能忍痛割愛,退而求其次,選擇篇幅小一些的作者佳作。如阿城的《棋王》,無疑是《棋王》這本書的代表作,也是阿城個人創作裏程碑式的作品,可由于篇幅太長,只能換成篇幅短一些的小說《會餐》。又例如,劉索拉的《你別無選擇》,書中只有三篇作品,而且都是中篇小說,相比較下《你別無選擇》更具代表性,只能采用節選的方式。對此,許多作者給予了充分的理解和支持。

現在,通過這本紀念集,來回顧我國新時期文學的發展曆史,是非常有意義的。正像作家出版社當年的社長從維熙在本書序言中說的那樣:“如果沒有對文學的癡迷和努力,再好的文學種苗,也會因荒于耕作而夭折。當然,最值得慶幸的是他(她)們的青春與改革年代同步,用‘生正逢時’來概括,似無失准之處。”這對于當時的青年作家來說,是實事求是的評價,對于當年的來說,也是十分中肯的。

记得我到作家出版社当,接到的第一项任务就是通读阿城的《棋王》。当时石湾是一编室主任,也是《棋王》的,他交代我说:把《棋王》再看一遍,把错的地方挑出来。我现在已很难回忆起究竟纠正了几处编校错误,但是领导这种锻炼培养年轻的方式,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当时,负责一编室三审工作的副总是龙世辉,部还有朱珩青、冯德华、潘青萍等。正是由于大家的努力,那时不同流派、不同风格的文坛新锐大部分都被囊括进这套On the other hand, business that bank online enjoy hardly any such protection. The precise obligations of a commercial bank and their business customers are spelled out in the agreement that those companies sign, but generally business customers agree to notify their bank of any suspicious or unauthorized transactions on the same day that the transaction in question occurs. Even then, there is no guarantee that the bank will be able to block or reverse any fraudulent transfers.丛书了。

本來想讓當年的也和作者一起寫一點回憶文字,收入紀念集中,但是由于種種原因,這種設想未能實現但兩國今年計劃在南部的巴拉望舉行軍演。報道說。好在石灣爲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周年寫的《回望文學新星崛起時》,全面回顧了文學新星叢書的出版緣起,以及出版這套叢書打頭之作《棋王》的種種經曆。也算是整個部出版文學新星叢書工作的一個縮影。

當下市場的機遇與挑戰無時無刻地不在考驗著出版社的經營者和。年輕的不妨從文學新星叢書的出版實踐中汲取某種養分,那就是對文學的執著與真誠。只要真誠在,執著在,文學創作和文學出版就永遠不會沒有未來。

(實習:馬妍)

百色看白癜風的醫院
西施蘭夏露好不好用
軟肝片治療肝硬化怎麽樣
Tags:
友情鏈接
亚慱体育app下载【AG集团网址: kflaoge88.com 】
(function(){ var canonicalURL, curProtocol; //Get the tag var x=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link"); //Find the last canonical URL if(x.length > 0){ for (i=0;i